《解放日報》為什么我的眼中流出淚水

來源:2020-04-30《解放日報》張為民 發布時間:2020-04-30

分享到:

  《召喚——上海市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美術、攝影主題展》自4月8日起在中華藝術宮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展覽。因為疫情,展會停擺;也因為疫情,《召喚》作為年后第一個全新的展覽亮相。和其他參觀者一樣,我戴著口罩,漫步在中華藝術宮的5米展廳,既有久違的親切感,又有視覺所及的共鳴和震撼。我的心加速了跳動,我的眼流出了淚水。這,是以往任何一次觀展都不曾有過的。

  一場藝術展何以如此令人激動、感懷?步出展廳,我的心沉靜下來,開始回味那些所見所聞。無論是展陳所見,還是身邊所聞,一切的事件和人物,一切的感動與反思,皆與奮戰新冠肺炎疫情有關。病毒來襲,以白衣天使為先鋒、為主力的抗疫勇士舍身逆行、忘我救人,如此壯舉怎不讓人為之動容!當此緊要關口,以基礎建設、交通運輸、衛生檢疫、安全保障為主干的各行各業堅守崗位、無私奉獻,怎不讓人肅然起敬!

  《召喚》主題展中展出了大量紀實攝影作品,其作者有專業攝影家,有普通市民,還有許多是醫護人員在救治現場用手機拍下的。其中,我看到了援鄂醫護人員出征時的告別,看到了跪在病床邊為患者插管輸氧的“大白”;我也看到了孤身一人在博物館前噴灑消毒水的清潔工人,看到了拼命加班縫制口罩的紡織女工,看到了為武漢方艙醫院建設而日夜趕工的建筑工人,看到了滿載貨物疾馳在空曠街衢的快遞小哥,看到了小區門口為進入者測量體溫的安保人員;我還看到了頂風冒雨堅守崗位的工作人員以及大批志愿者……若在平時,這一切都是那么日常,那么不起眼,而在此時,他們是那么親近,那么溫暖。

  主題展中有一件特殊的書法作品,它也是展廳里唯一的書法作品,是青年書法家張豐連續作書18個小時,為1649名上海援鄂醫護人員謄寫的名錄。這些醫護人員的名字,指向的是展廳中大量紀實照片的形象。當上海馳援武漢的高鐵即將出發,一對青年情侶相擁道別時;當上海支援湖北的物資滿載抵達,一名門衛為保證駕駛員的安全在車前步行帶路時;當一位護士全身被防護服包裹,背對著走向走廊盡頭的急診室時;當一位醫生盡了全力仍未挽回患者生命,情緒崩潰號啕大哭時;當一名護士長走出病區摘下口罩,疲憊的臉上滿是防護物品勒下的深痕,卻依然露出燦爛的微笑時……我的眼中不禁流出了淚水。這是傷感、是激動、更是欣慰的淚水。我與鏡頭中的他們、筆下的他們素不相識,但這些精彩動人的記錄讓我與他們相識,并在情感上與他們相知。

  紀實作品數量雖多,但《召喚》主題展很好地平衡了紀實性與藝術性的關系——畢竟這是一個藝術展。除了大量具有藝術性的攝影作品,展廳中的200多件原創美術作品,出自上海100多位老中青畫家、雕塑家、民藝家之手,品類包括國畫、油畫、版畫、水彩、水粉、雕塑、漫畫、民俗畫、剪紙以及綜合藝術等。不同的內容、門類,不同的材質、風格,都在同一主題上達成了跨界融合,實現了完整統一,從而煥發出強大的思想震撼力和藝術感染力。

  展廳口的巨幅畫作《召喚》,由20位畫種不同、風格各異的畫家聯合創作,為抗疫造群像、為展覽點主題;丙烯材料畫《逆行者》,一位即將進入危重病區的醫生將巨大的畫面填滿,粗糙的材質描繪出疫情的嚴峻,勾勒出仁者的決心;并列的四座黃鶴樓,周遭的元素由新冠病毒到醫用十字,再到各個語種的致謝語,色調隨之由暗到明,抽象地展現了抗疫的過程,表達了幸福美好的愿望;藝術裝置《罩》將細軟的鋁絲擰成600個小口罩,小口罩上下串聯,共同編織成一張大口罩,彰顯出眾志成城、凝心聚力,“罩”住病毒的寓意。

  讓我駐足最久的,是油畫《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》。密封的防護和體力的付出,使醫生的眼罩內壁密布水珠,而一雙眼睛透過了水珠和眼罩,深邃而又清澈,此時,一滴淚水正從其眼角緩緩滲出。畫家以電影般的特寫、照片似的真實,描繪出抗疫戰士的忍辱負重和美麗靈魂,更表達了自己“在場”的強烈愿望。此景此情,我想,像我一樣與畫面“淚眼相對”的觀眾,當不在少數。

  上海文藝界的貢獻并不止此。在展廳一角,有他們主動戰“疫”的大量畫面——捐款聲援的老藝術家,堅持練功的芭蕾演員,網絡義演的評彈名家,奮筆疾書的作家、詩人,譜寫新曲的樂家歌者,更有結隊下廠、充當義工的文藝院團……守望相助,共克時艱,上海文藝界的各方人士,同參展的美術、攝影工作者們共同組成了強大的精神力量,為抗疫斗爭注入了充沛的文化軟實力。

  這是“文章合為時而著,歌詩合為事而作”的傳統文化精神的當代映現,更是“文藝為人民服務,為社會主義服務”的文藝方向的在場體現。正如前言所寫的那樣:“盡管看不清彼此的容顏,但我們依然可以用眼神互相致意;盡管觸不到彼此的指尖,但我們依然可以用腳步互相并肩;盡管道不明彼此的心緒,但我們依然可以用藝術互相交流、互相理解、互相鼓舞、互相激勵……”

  短暫的隔離,非但沒有制造冷漠,反而增加了我們的情感共鳴、人心共識、靈魂共振!墩賳尽纷屛覀冞M一步加深了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認知,對人間至愛的禮贊,對突發災難的思考,對科學防疫的提倡,讓我們更由衷地期盼良好生存環境、美好社會生活的重新到來。我們每一個人,都聽見了責任和使命的召喚,聽見了真愛和真情的召喚。就像詩人趙麗宏在展覽后記中吟詠的:“溫暖的春天已經如期返鄉,生命的詩篇正在續寫生生不息的篇章!保ㄗ髡呦瞪虾Tu協會員)

  展現真實記錄和書寫,最有價值

  說真的,我特別感動。

  這種感動,從參觀《召喚》展覽的第一章節“臨危出征”開始,就在我心中激蕩起來。隨著在展廳中漫步而行,一幅幅畫作、一張張照片,令人震撼地出現在我的眼前。那一瞬間是短暫的,卻又是久遠的。我想,這些震撼、這些情感,會一直刻畫在我的心里,以及我們的民族記憶之中。

  《召喚》是一場設立在展廳中的無聲的展覽,也是為民族書寫的群像。里面的每一個人,每一個瞬間,如果不是在疫情中,觀眾可能會覺得平凡、日常,他們或是父親母親、是別人家年輕的孩子,或是我們身邊的家人、朋友,他們可能在病床前、在各類工作崗位上默默耕耘著,只是盡心盡責地做好每一件事情。而現在,我們稱他們為英雄。

  無論是通過畫筆,還是鏡頭,他們都被記下了。特別好!墩賳尽犯嬖V我們,忘記那些所謂的流量、爆款、網紅吧,面對生命的重量、人生的價值,那些都不值一提。展現真實的記錄和書寫,才是最有價值的。文藝的力量是感染人和鼓舞人,我想《召喚》做到了。

——東方網編輯王霖

  濃烈的象征意味和投射作用

  《召喚》主題展牽連起我們內心深切的關注和期冀。作家、藝術家既是社會個體,又是藝術主體,二者不可或缺,同樣重要。它給我們帶來的人性的震顫和藝術的挑戰是深刻的,而且必須給予深度的審視。

  面對公共事件的藝術創作,既需要葆有公正良知,又應該秉持詩性道義、精神擔當。在林林總總的藝術表象背后,或許正呈現出創作者的心理狀態與生活形態的相互交織,它已然并非簡單的對于客觀世態物象的膚淺描摹,而是在為當下的現實精神與靈魂的表達找尋一種適配的元素和形式,從而具有濃烈的象征意味和投射作用。

——上海市作協理論研究室主任楊斌華

  因為懂得,所以更被感動

  出人意料地,在《召喚》主題展的展廳里,我被這幅色彩濃烈的作品深深打動。

  從構圖到色彩,這幅題為《中國速度·火神山醫院》的西郊農民畫,都勾起了我童年的回憶。它像是一幅小人書的插圖,講述一個童話的故事。熱火朝天、井然有序的建筑工地上,是工人們忙碌的身影。即使戴著口罩,觀者也可以感受到他們是干勁十足的。只有畫面左上角的一輪彎彎的月亮提醒著我們:這是在深夜,工人們在夜以繼日地與死神賽跑。

  他們在建設什么?童話故事中的幸福城堡嗎?不,他們搭建的,是生命的方舟。因為知道畫面背后的故事,才會更被畫面所呈現的生機與愉悅所感動。這是一種怎樣的蓬勃生命力啊,怎樣的一種不服輸的韌勁、不怕苦的干勁!忽然想起那句話,或許正是這幅畫最好的注腳:哪有什么歲月靜好,是有人為我們負重前行。

——上海廣播電視臺導演杜竹敏

在韩国免税店买东西谁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一定牛 在线股票开户必到久联配资 安徽11选5官方 精选246免费资料大全 今日股票大盘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 汽车股票推荐 休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下载 福彩3d和值对照表